做戏

2019-10-08 08:08 来源:未知

张奇虹:做戏剧最快乐

时间:2013年07月06日来源:《光明日报》作者:肖雨珊

图片 1

  张奇虹是国家话剧院的著名导演,其从事戏剧68年研讨会近日在国家话剧院召开。与其共事过的戏剧专家、导演及演员回顾了她的创作历程,她所导演的《威尼斯商人》《归帆》《风雪夜归人》《原野》《火神与秋女》《灵魂出窍》《十二个月》《西游记》等中外题材的剧作,包括儿童剧等,都堪称中国话剧的经典之作。

  张奇虹在苏联戏剧学院系统地学习了斯坦尼戏剧理论体系,归国后在中央戏剧学院任教,后调入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任导演,将其所学与中国话剧民族化探索相结合,致力于当代民族戏剧的实践。多年来,她导演了不同戏剧风格的中外作品。她的导演艺术,既来源于对中国民族艺术审美传统的了解,也有对国外艺术戏剧规律戏剧手法的研究。1982年,她执导了著名剧作家吴祖光先生40年前的剧作《风雪夜归人》,本来吴祖光先生不同意排此剧,怕再受批判,是张奇虹的特殊经历使他打消了顾虑。因为张奇虹是一个有外来文化思考,又经战地文化生活锻炼过的导演,并有教学经验,这才让吴祖光把此剧交由她导演。而且此剧中,张奇虹巧妙地运用了中国戏曲的表现手法,注重戏剧情境的渲染和营造,使剧作内容和人物形象更有视觉冲击力和感染观众的力量。此剧当年演出时造成极大的轰动,并使两位主演刘伟明和殷新一举成名。

  很多女导演给人的印象都很强势,但张奇虹却显得很温和,她的创新虽不是大张旗鼓,但却起到了润物无声的效果。《原野》是曹禺的一部力作,1984年,张奇虹排演这出戏时对原作进行了非常大的改动。像“金子训虎”那场戏,为了表现金子的泼辣与野性,张奇虹放弃了室内做戏,把冲突地点挪到了后院,金子坐在小台子上训仇虎,脱了鞋朝其屁股上打,动作折射出人物的性格,赢得了一片喝彩声,当然也包括曹禺先生的掌声。之前,张奇虹曾亲自登门征求曹老意见,曹禺先生对改动的部分十分认同,并欣然写下“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”加以勉励。《威尼斯商人》是一出传统剧目,情节发展几乎成了一些人的思维定式。而张奇虹执导《威尼斯商人》时却不落俗套,比如国王挑选“金银铅”三个盒子的那场戏,一般的处理只是把三个盒子摆在桌上,场面不够活跃。张奇虹则将金银铅三个盒子换成了三个舞姿翩翩的姑娘,捧着金盒子的姑娘扭动腰肢,跳起妖艳的阿拉伯舞出场,捧着银盒的姑娘跳着华美明快的西班牙舞出场,而捧着铅盒的姑娘则装扮得朴素大方,一场原本死气沉沉的戏演活了。

  小剧场戏剧上世纪八十年代风靡一时,张奇虹1988年执导的《火神与秋女》,没有激烈的矛盾冲突和视觉效果突出的舞台场面,它摒弃了枝枝蔓蔓的情节交代,舞台上的一切恰如一段生活流程,表演自然、真实,充满生活化,即让演员“当众生活”。为了营造送别时逼真的戏剧效果和伤感氛围,导演让演员喝下真正的白酒,弥漫的酒香不仅熏陶着近在咫尺的观众,而且把他们的情绪带入到真实的舞台幻境。而1993年她执导小剧场戏《灵魂出窍》时,则反其道而行之,一切动作都是虚的,但观众却看明白了,也认可了。

  有专家评价张奇虹的戏崇尚真情美,极具观赏性,并崇尚艺术创新,更重要的是推出了一批演员,如丁嘉丽、刘金山、许正廷、张秋歌、宋洁等,他们都已成为舞台和影视剧的重量级人物。在张奇虹看来,人生最大的快乐就是做自己喜欢的戏剧艺术。后来她为中国儿艺执导三本童话剧《西游记》,以及重新执导《十二个月》,也把这种快乐与众多的小朋友分享。

大清早我嚼着热pizza,lobster cake看《风声》。
我没看过获得矛盾文学奖的原著,但看过剧组在“康熙来了”的访问,听小S极尽其能地说她和大S都觉得戏如何如何出色之后,我登时就有8成把握这电影毁了,坦坦然地不咋地。
剧本很多地方逻辑不合理,不少“印第安纳琼斯碰到外星人”一样的狗血桥段,最后十来分钟在我看来是为了煽眼泪而煽情的大败笔;演员起初还没入戏,表演虚伪到了极致,当然不排除演员本身就是个做作的人,想当然的把角色演成个作女;面对重口味的观众,宣传的时候夸大刑具血腥,无疑是把关注度从剧情和演技转移的失败之举;最末了,我鳄鱼的眼泪掉过了,琢磨着这就是个叨叨的献礼片,如果怀着看阿婆玄疑片的期待肯定是要被“强奸”的,也便释然了。
倘若猛想,一干车马几朝劳碌的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我得说,把个人情绪和经历代入适合的角色来看这部电影也还有兴致;我肯为这部戏啰啰一篇,而有些戏看完后一个词儿都懒得说,说明这戏至少还是有可以圈点的地方的。比如说,把电影看作杀人的指导手册,我豁然也了解为什么每次都被其他人杀的我片甲不留的;也懂得为啥匪众全部跳警是个笑话,互相指斥埋汰死一个同伙才是正道;也想开了为什么每次我挂之前信誓旦旦的说“我相信xxx”的时候其他人总是鄙薄的笑。

《做戏》

看电影的时候,我心里有数,留意着这是戏呢,轻而易举的就看出为了做戏而做戏的痕迹,看透之后,像个得胜的娃娃一样自满不已;而复杂的游戏里呢,繁复的生活里呢,我只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人,试图望穿那些或沉闷或欣然的影像后的真身,却宁愿意相信他们做给我看的那些表面功夫——面对真相我总无法抑制我的尴尬和不安。或许,不但厌恶做戏,更厌恶刨根究底本身。

补充一个朋友看片后与时俱进的小感想:
1海龟是很有风险的。Upenn的冰冰最后只能在纺织厂干活而不是成为个不济的中产阶级,很明显说明了这一切。
2杀人游戏惯常经过:先推一个无辜的人,然后小白说了遗言,让查杀老金。然后警察验了冰冰,冰冰安全了。后来乱匪,跳匪。大bug~没想到有2个匪。警察最后死翘翘了。因为没搞清楚匪的数量。他们到最后也以为只有一个, 所以死光了。被匪杀。匪胜~

我们都在做戏,

演别人,演自己。

我们都喜欢做戏,

演给别人,演给自己。

我们都在戏中,

只有情节却没有剧本。

我们都置身事外,

看戏入迷不过也只是戏迷。

你问我什么时候这场戏落幕?

我不知道。

只能告诉你,

做戏的人不一定是戏子,

看戏的人也未必是观众。

你演你的,

我看我的,

两不相干却又息息相关。

倘若人生如戏,

我只求导演喊停,

并非不满意前期拍摄,

只是想多看一眼剧本。

图片 2

图片源于网络侵权即删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戏剧,转载请注明出处:做戏